两个世界,一个是多余的

更新时间:2020-08-30 14:42:47作者:要读书网

“妈妈,这些孩子为什么拖着他们的车?”车里一个舒适的小个子男人问道。

“已经是冬天了,他们在拖柴火。”

“他们不觉得它太重了吗?”

“不,亲爱的,他们已经习惯了。”

-斯米尔恩斯基的赤脚孩子

“看,那些赤脚的来了。三,四,六。他们拖着一辆装满柴火和枯枝的汽车,收紧了幼小身体的肌肉。”这群额头流着汗、眼睛充血、脚上有新旧伤痕的孩子再次浮现在我的脑海里。他们中的一些人不听他们的手,把每一个字都留了下来,华颂默默地哽咽着。

“两个世界,一个是多余的。”斯米尔恩斯基通过女孩的嘴喊出了这句话。那时,女孩正微笑着看着天空。她的衣服破烂不堪,全身又脏又黑,身后是一片盛宴......

当我第一次读到这句话时,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震惊和悲伤。

我想起了白居易的《卖炭翁》,想起了那位老人,他还穿着单薄的衣服,在天寒地冻的时候,苦苦地祈求着更冷的日子。在傲慢的官员面前,苍白的太阳穴,黑色的手指,成了悲伤的代名词,成了盛唐最讽刺的存在。

在这个世界上,拥有金钥匙和花很多钱的富人从来不缺,在尘土中拼命挣扎的恶业也从来不缺。总有人生活在云里,总有人在泥里挣扎。就像斯米尔恩斯基喊的那样,“两个世界,一个是多余的。”

一双手含泪向我伸出。多好的一双手啊。手背布满了裂缝,就像干旱中裂开的土地。十个手指肿胀,有不合适的粉红色。“这只手?”我用颤抖的声音问道。"这只手一年到头都浸在水里,所以它变成了这样."“很痛吗?”“一开始,我吃不下这种疼痛。现在我习惯了,它不疼。”不疼吗?怎么会不疼呢?但是已经瘫痪了;我早就习惯于忽视我的痛苦;我早就习惯了用肩膀支撑一个家。“姑娘,以后多来看看。”他微笑着把装满鱼的袋子递了进来。我没有注意到他还小心翼翼地给它添加了氧气。在鼓鼓囊囊的袋子里,一条鱼摆动着尾巴,看上去精神饱满,力气很大。“叔叔!你的孩子在哪里?”我忍不住开口,他的眼睛是灰色的头发,沟壑和面孔。“他们都在外面工作!孩子们很有前途,他们的工作也很出色。”当他说这些话的时候,他的眼睛里充满了骄傲,他的老脸上因为这种骄傲而充满了耀眼的精神。“真好!”我由衷地钦佩。

我心中的悲伤渐渐消散了。有两个世界,一个是醉的,另一个是痛苦的,但不管是哪个世界,人们都在努力生活,为自己和家人改变一些东西。世界生来不同,但人们的心是一样的。

作为一个男人,没有人会习惯于痛苦。如果车里的母亲能告诉她的孩子,“他们当然感到沉重,所以我们必须为他们做点什么。”如果那群收集木炭的官员们能够放下他们的傲慢,善待彼此;如果每颗心都能变得越来越柔软,那么即使是两个世界,哪怕是一天一个地方,也会因为这种柔软而变得越来越近。

两个世界,无论哪一个,都不是多余的!

为您推荐